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虚抬药价,白云山伤了多少老百姓的心?

2022-09-05 23:30:01 2587

摘要:花朵财经原创在南方,有谁没听说过白云山?喝着王老吉,爬着白云山,在炎热的夏天,这滋味别提有多酸爽!然而在广州,还有一家名为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老字号”药企,王老吉就是它家旗下的。这些年,凭借王老吉,以及白云山的知名度,广州白云...

花朵财经原创


在南方,有谁没听说过白云山?

喝着王老吉,爬着白云山,在炎热的夏天,这滋味别提有多酸爽!

然而在广州,还有一家名为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老字号”药企,王老吉就是它家旗下的。

这些年,凭借王老吉,以及白云山的知名度,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也是赚得盆满钵满。

2021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90.14亿元,同比增长11.90%;归母净利润37.20亿元,同比增长27.60%。

不过,揭开白云山高收入、高利润背后的面纱,随着国家医保局一纸通报,其中到底有多少为违法违规所得,彼时或许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虚增原料药价格、虚抬药价

2017年初,备受外界关注的国家“两票制”政策正式对外公布,这是我国在药品流通领域的大改革。

关于什么是“两票制”?

其是指药品从药厂卖到一级经销商开一次发票,经销商卖到医院再开一次发票,以“两票”替代此前常见的七票、八票,减少流通环节的层层盘剥。

据悉,“两票制”改变了药品流通环节过多,层层加价的问题,缓解了老百姓的看病贵之痛,推行“两票制”的目的也是为了进一步降低药品虚高的价格。

但就在国家努力减轻老百姓用药负担期间,白云山却在为规避“两票制”政策和监管而努力,随后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

2022年8月9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发布了《关于天心制药等3家企业虚增原料药价格、虚抬药价套取资金有关情况的通报》。

据了解,国家医保局会同相关部门,对广州白云山天心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制药总厂、广州白云山敬修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等3家企业药品虚高定价、套取资金进行了专项调查。

经查,2017年至2021年5月,天心制药等3家药品生产企业为规避“两票制”政策和监管,与下游50多家药品代理商相互串通,对注射用头孢硫脒等87种药品采取用虚高价格采购原料药的方式套现,并向下游药品代理商转移资金。

套现的主要操作方式为,药品生产企业与药品代理商签订合作协议,在原料药采购环节增加指定的“经销商”,由“经销商”按正常价格购进原料药,提价数倍至十数倍再销售给药品生产企业。

而药品生产企业以“原料药涨价、生产成本高”的名义,将原料药的虚高价格进一步传导至出厂和投标挂网价格,使得药品生产流通环节表面上符合“两票制”等政策规定,从而逃避监管。

最终原料药“经销商”受药品代理商实际控制,将低买高卖原料药获得的差价收入套现,转移至药品代理商,供其实施医药商业贿赂。

销售费用居高不下

花朵财经记者注意到,白云山的供应商1占预付款项期末余额较高,而且多年来其销售费用也居高不下,甚至此前还曾出现回扣行贿事件。

财报显示,按预付对象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预付款情况来看,2021年白云山对供应商1的预付期末余额为2.59亿元,占预付款项期末余额合计数的比例高达33.28%。

同期,公司的销售费用高达59.55亿元,但研发费用仅有8.75亿元。其中,销售费用具体构成以职工薪酬、广告宣传费、销售服务费为主,报告期发生额占销售费用总额比例分别为48.16%、17.69%和16.04%。

在此次国家医保局通报之前,白云山的行贿事件也已并非个例。

根据某法院裁定书显示,2013年初,滨江医药公司销售经理蔡某某找到时任省妇保新生儿科主任谭玮,希望谭玮在新生儿科使用滨江医药公司代理的注射用头孢硫脒药品(0.5g,白云山制药)方面给予关照,并承诺按3元/支的标准回扣给谭玮,谭玮表示同意。

后蔡某某按2013年1月至次年12月期间新生儿科每月使用注射用头孢硫脒处方量计算回扣的方法,通过信封包现金的方式多次送给谭玮药品回扣共计40308元。

而本次虚增原料药价格、虚抬药价套取资金事件后,目前,天心制药等3家企业按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对涉案的注射用头孢硫脒等87种药品进行价格整改,剔除现行价格中用于实施贿赂等虚高部分,平均降幅高达50%以上。

从此次价格的降幅来看,可想而知,白山云虚增原料药价格、虚抬药价是有多么地疯狂,这可真给老百姓的用药负担增添了不少的“动力”。

应收账款计提比例偏低

可恨之人,必有可悲之苦。

花朵财经记者注意到,近年来白云山的销售毛利率一直在下滑。2018-2021年,公司销售毛利率分别为23.84%、19.82%、16.93%和19.17%,销售净利率分别为8.37%、5.30%、5.01%和5.75%。

同期,公司业绩也在渐渐失速。2018-2021年,公司各期营业收入分别为422.34亿元、649.52亿元、616.74亿元和690.14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01.55%、53.79%、-5.05%和11.90%。

白云山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也正在拉长,且占比较高。2017-2021年,公司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分别为19.09天、51.08天、64.92天、72.80天和65.74天。截至2021年底,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则高达128.17亿元。

可奇怪的是,在如此状态下,白云山对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比例却远低于同行。

财报显示,白云山1年以内、1-2年、2-3年、3-4年、4-5年和5年以上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分别为1%、10%、30%、50%、80%和100%。

对比同行竞争者,太极实业对1年以内、1-2年、2-3年和3-4年应收账款预期信用损失率分别为1%、30%、50%和100%。白云山对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比例偏低态势,已然被摆在了明面上。

即便成立历史悠久,白云山也始终无法彻底跑出华南地区。截至2021年底,公司在华南地区的收入为530.46亿元,对公司整体收入贡献高达76.86%。

自古就有“羊城第一秀”之称的白云山,似乎也很难带动白云山医药走出南方。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