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白云山打坏“一把好牌”

2022-09-05 22:22:54 6588

摘要:《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伍素文|广东报道日前,广药白云山(600332SH,以下简称“白云山”)发布了2022年半年报。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集团实现营业收入372亿元,同比增长302%;利润总额333亿元,同比增长448%;...

《中国经济周刊》 新闻记者 伍素文 | 广东省报导

日前,广药白云山(600332.SH,下称“白云山”)发布2022年中报。

中报表明,报告期内集团公司完成主营业务收入372亿人民币,同比增长 3.02%;资产总额33.3亿人民币,同比增长 4.48%;归母净利润25.9亿人民币,同比增长 3.5%;扣非归母净利润23亿人民币,同比下降7.8%。

右手加多宝,左手金戈,正中间还有一堆老字号品牌,白云山原是手握着“一手好牌”。但过去了大半年,白云山只因虚抬药品价格TX、品牌授权乱相等事件异议压身。长远来看,如何挽回日渐耗费的公信力,是白云山急需解决解决问题。

提高变缓,营业费用高新企业

白云山是广州医药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广药王老吉”)控股A H股上市企业,公司旗下有12 家成员企业得到百年老字号验证,在其中 10 家为百年老字号。

2022年上半年度,白云山的营业收入增长速度仅是3.02%,净利润增速3.5%,二者只取得个位增长速度。而2021年上半年度,白云山主营业务收入为361亿人民币,增长速度达18.57%;归母净利润为25亿人民币,同比增长41.84%。

比较之下,2022年上半年度与2021年同时期天差地别。

分一季度看来,白云山在今年的第二季度主要表现不可以比较满意。应季营业收入提高3.73%至166.81亿人民币,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10.36%至7.84亿人民币,净利润增长率降低40.7%至5.35亿人民币。

主营层面,上半年,大商业(医药流通业务流程)是占有率最大的一个版块,但利润率仅6.97%。而受疫情及集中采购政策等危害,大南药版块(医药制造业务流程)收益59.55亿人民币,同比下降1.70%;大健康产业版块收益65.21亿人民币,同比下降1.25%。除此之外,中药方剂收益同比增长5.77%,化学药收益同比下降8.49%。

营业费用高新企业是白云山的“老问题”之一。2022年上半年度,白云山的营业费用较去年同期提升1.86亿人民币,提高6.19%;期间费用也提高了近1亿。营业费用中,工资薪金、广告宣传费、销售服务费是占有率最大的一个前三位,在其中销售服务费增强了超9000万余元。

除此之外,上半年度白云山的其他收益为3.19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08.5%。此项在年度报告中备注名称为公司发展下属企业确定的政府补贴同比增长,其实就是大半年赢得了超3亿元的政府补贴。

针对这一份考试成绩,二级市场好像并不买账,中报公布后,股票价格狂跌3天。8月24日,白云山收盘报26.97元/股,创近两个月最低,3天下跌2.85%,现阶段总的市值大约为415亿人民币。

中金证券在券商报告中提到,白云山遭遇风险取决于交易市场竞争激烈,大南药价钱承受压力,销售业绩符合预期。在保持定级跑赢行业与此同时,各自下降2022年、2023年每一股纯利润预测分析3.2%、7.2%至2.44元、2.69元。

长期性深陷品牌授权乱相

白云山集团旗下有将近40家分公司,在其中归属于大南药板块分公司做到27家。随之,白云山也具备白云山注册商标、高手产品注册商标及其星群系列产品、中一系列、潘高寿系列产品、陈李济系列产品、敬修堂系列产品、奇星系列、健之桥系列产品、国盈、健民、加多宝系列产品、大寨村、维一系列等产品注册商标。

拥有很多知名品牌产品与注册商标,让白云山根据专利权受权赢利的与此同时,也使其长期性深陷品牌授权乱相。

财务报告表明,2018年白云山注册商标费收益做到1538万余元。2019年广州市创赢广药白云山专利权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广药创赢”,白云山的全资子公司)创立, 广药王老吉根据这一平台对品牌授权、协作产品及品牌合作新项目进行统一整理和综合。据统计,广药创赢的产品年销量已超10亿人民币规模,而且在稳步增长中。

2020年3月,广州市委第一巡察组向广药王老吉党委会强调,巡视过程中发现存有自主创新和知识产权保护意识薄弱强;品牌授权监管不到位,预防运营重大风险存有薄弱点;药业产供销、联合经营和采购招标等行业存有廉洁自律系统漏洞等诸多问题。同一年7月,广药王老吉发布有关巡察整改情况的通告。

但是时迄今日,白云山的品牌授权事件并未彻底平复。近年来,集团旗下加多宝“哔嗨啤”啤洒新项目、“潘高寿透骨草膏”、白云山维一精油等贴牌生产产品多次被新闻媒体或涉嫌传销、虚假广告等诸多问题。

在品牌授权环节中,授权方应当担负哪种责任和义务?国信信扬律师事务所律师曾植韫表明,根据专利法第43条,许可人理应监管被许可人使用寿命商标注册的产品质量。这也是新商标法对商标权人所规定的质量管理责任。在实践中,如商标授权未能注册商标行政管理部门开展办理备案,授权方一般被认定产品经营者并从此承责。但在传销组织等违法违规行为上,如授权方参于传销组织个人行为并赢利的,亦应负刑事责任。

对于后续宣传策划市场销售,曾植韫还提到,是属于经销商的个人行为,不属商标权人直接地个人行为,在法律方面没法苛求商标权人。授权方都没有发布受权公司和产品的法律义务,主要是看公司的自我约束。

广东电子商务协会律师顾问、广东省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常嘉觉得,品牌授权乱相层出主要是由于:一是现在市场以处于被动管控为主导,欠缺积极监督监管;二是品牌商很有可能普遍受权而授权管束又不紧,例如合同里只对下家做管束,但却没有对接下来全部方面实现管束。

“从纯商业化的角度观察,以代加工贴牌生产的形式提升多样化合理布局没什么问题,但是不能以商业化的视角去做医疗健康产品,还是有必要设定门槛,一定要有非常严格的准入机制。”常嘉说。

针对医疗健康相关领域的贴牌生产个人行为,常嘉提议,有关部门应当对公司资质、产品监管、宣传手段有按时定量积极监管,促进销售市场更为标准自我约束。其次,可专业对品牌授权做一个企业信用系统,例如哪一个品牌授权什么公司应用、什么产品是拿来做分销商做贴牌生产的,让群众可以查看鉴别,防止爆雷。

(文中刊登于《中国经济周刊》2022年第16期)

2022年第16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图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